布热津斯基去世了,他是美国外交政策里强硬且不可取代的力量_凤凰娱乐平台科技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 1970 年代末喧闹的岁月里,也就是伊朗人质危机和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鹰派战略理论家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曾任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周五,他在弗吉尼亚州的一家医院逝世,终年 89 岁。

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1987 年。早在白宫之前,一直到离开白宫之后的很长时间,布热津斯基对全球事务都有着巨大影响。图片版权:Terry Ashe/The LIFE Images Collection,Getty 图片社

布热津斯基在福尔斯彻奇的 Inova Fairfax 医院逝世,他的女儿米卡·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证实了这一消息。米卡是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节目《早安乔》(Morning Joe)的主播之一。

与他的前任亨利·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一样,布热津斯基也不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学者(布热津斯基的出生地在波兰,基辛格在德国),在进入白宫之前和离开白宫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国际事务中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在近几十年的文章、采访和电视节目中,他对六任美国总统冷眼旁观,其中也包括特朗普(Donald J. Trump)。布热津斯基不看好特朗普,也曾质疑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一致性。

布热津斯基在表面上是一位民主党人,举例来说,他会发表反对“贪婪”的相关言论,用他的话来说,美国的社会体制蕴藏着不平等的隐患。为数不多的外交专家曾反对 2003 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布热津斯基就是其中之一。

1977 年,白宫椭圆办公室,左起分别为中国联络处的黄晨(音)、翻译官许善维(音)、布热津斯基与美国总统卡特。图片版权:Harvey Georges/美联社

但至少在仇恨苏联的这一方面,他与共和党站在一起,这一点与基辛格还有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是一致的。在他给卡特总统担任顾问的四年时间里,从 1977 年开始, 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用尽一切方式阻止苏联的扩张。

布热津斯基支持为伊斯兰武装提供数十亿美元军事援助,以抵抗入侵阿富汗的苏联军队。为了不让苏联支持的越南人控制柬埔寨,他还巧妙地令中国继续支持柬埔寨波尔布特(Polpot)的血腥政权。

1979 年,他通过反对苏联在越南、非洲和古巴的入侵,阻挠了战略武器限制条约的实施。四年后,布热津斯基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提到,1979 年底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战略武器限制条约在美苏两国的议程中彻底消失了”。

布热津斯基是波兰贵族的后裔,他总是以严肃而令人生畏的形象示人,他有极具穿透力的眼神以及浓重的波兰口音。美国政府也很快领教到了他的咄咄逼人。他总是很轻易地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善于在外交政策上反驳官方发言人国务卿塞勒斯·罗伯茨·万斯(Cyrus R. Vance),两人的冲突最终导致了万斯的辞职。

美国国务卿塞勒斯·万斯(右)与布热津斯基,1978 年。两人的冲突最终导致了塞勒斯的辞职。图片版权:美国白宫。

万斯支持了尼克松与基辛格中美苏三国权力制衡的策略,但布热津斯基不屑地称这种策略为“杂耍”。相反,他倡导在“战略上削弱”与苏联的关系,并拉近与中国的关系。

迅速行动

据布热津斯基回忆,他以备忘录的形式对卡特总统发起了攻势,直到 1978 年 5 月获得了访问中国的许可。在国务院反对的情况下,七个月之后召开的美中会谈促使两国恢复了全面外交关系。中国之旅之后,布热津斯基就在媒体见面会中对苏联大加挞伐,而万斯称其为“信口胡说”。

1980 年 4 月,赛义德·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推翻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ed Reza Pahlavi)之后,他下属的革命武装曾劫持了美国人质。布热津斯基主导推动了突击营救美国人质的行动,但这次行动却成为了一场灾难性的沙漠历险,共有八人丧生,并且从未到达德黑兰。直到营救任务执行前的数天,万斯才得到通知——这成了最后一根稻草:他辞职了,说自己“很震惊,也很愤怒”。

布热津斯基之所以会发动这场营救,难免与他对苏联影响的执念有关。由于伊朗盛行原教旨主义,因此很多人都对制裁和外交手段的效果不以为然,但布热津斯基坚持认为,通过制裁和外交手段救援人质“会把伊朗推倒苏联一边”。他还暗指美国深陷越战泥潭一事说:“成功营救能给美国打一剂等了 20 年的强心针。”

1979 年开罗,布热津斯基一边看着卡特和埃及总统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在埃及国会上发表演讲,一边数着念珠。图片版权:美联社

苏联侵略亚洲、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一事绝非布热津斯基的凭空臆测。不过,在这点上他坚持的态度,即使在美苏关系紧张的时候也很不同寻常。他会把几乎所有的问题都会绕回到苏联统治称霸的威胁上。当时的许多外交政策在制定时都认为,整体缓和美苏两国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是最佳方针。

布热津斯基对学术深信不疑。他有时候更倾向于认为,理论和实际情况之间如果存在不同,那就表明实际情况存在问题。例如,当北京和莫斯科决裂时,他在 1962 年的著作《意识形态和苏联政治中的权力》(Ideology and Power in Soviet Politics)中坚称,这个共产主义集团“目前并没有分崩离析,也不可能会分崩离析”。

苏联解体后,布热津斯基同意美俄、美中谨慎建立友好关系,认为这有利于“支持全球稳定”。尽管他谴责了俄国干涉美国及其他国家选举活动的行为,但他认为,俄国的干涉行为起到的效果只与动摇西方社会的潜在问题存在微小的联系。

无论如何,除了个人思想原则以外,他痛恨苏联体制还有其个人及历史原因。

1980 年参观一处巴基斯坦陆军哨所时,布热津斯基用机枪瞄准器望向阿富汗边境一方。他斥资数十亿美金,为伊斯兰武装分子在阿富汗打击入侵的苏联军队提供军事援助。图片版权:Bettmann

苏联难民

1928 年 3 月 28 日,兹比格涅夫·卡济米尔兹·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nski)在波兰华沙出生。他的父亲塔德乌什(Tadeusz)是一名外交官。他先带着全家去了法国,随后1930 年代希特勒崛起期间,他们去了德国,最后又意外在二战前夕到了加拿大。二战结束时,俄国占领了波兰,塔德乌什·布热津斯基没有返回祖国,而是选择了在加拿大退休。

1949 年,青年布热津斯基从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毕业,并于 1950 年获得了该校的硕士学位。之后,他继续前往哈佛(Harvard)求学。1953 年,哈佛大学授予他政治学博士学位,并任命他为讲师,当时他和基辛格同为一个教职的候选人。1959 年,基辛格获得了副教授职位,布热津斯基则去了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

他并不总是立场一致,他会根据情况不同摇摆不定。1966 年受任加入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委员会(State Department’s Policy Planning Council)时,他已经在坦率支持美国参与越南战争了。

1968 年,哥伦比亚及其他地区爆发反战抗议后,他在《新共和报》(The New Republic)上写道,学生们不该被允许“由同样的人领导再次举办集会”,意指这些领导人应该受审入狱。

1981 年,布热津斯基(右二)和白宫前几届政府高级官员一起,支持罗纳德·里根总统向沙特阿拉伯出售 Awacs 雷达飞机。图片版权:Bettmann

他写道:“如果我们无法从肉体上消灭这些领导者,至少可以把他们驱逐出境。”

然而正是在同一年,他从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委员会辞职,抗议美国在林顿·B·约翰逊的领导下加大对印度支那战争的介入。

接着,他成为了副总统休伯特·H·汉弗莱(Hubert H. Humphrey)的外交政策顾问,而这位副总统曾在 1968 年总统竞选中为美国加大对印度支那战争的介入辩护。

他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联系始于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这是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1973 年创立的一个组织,是一个北美、西欧和日本政治与商业领袖思考工业化国家面临挑战的论坛。布热津斯基是三边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洛克菲勒已于今年三月逝世。)

1995 年,波斯尼亚美国领导委员会(Committee for American Leadership in Bosnia)会议上,布热津斯基(左)在白宫内阁会议厅听比尔·克林顿总统讲话。图片版权:Stephen Crowley / 《纽约时报》

1974 年,布热津斯基邀请卡特成为三边委员会成员。当时卡特是乔治亚州的州长,也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民主党新星。两年后,卡特成为了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他聘请布热津斯基担任外交事务顾问。

争夺影响力

从当上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起,布热津斯基就在使用手段争夺权力。他为自己保留了向卡特提供每日情报简报的权利,这此前曾是中央情报局的特权。他常常会把记者叫到办公室,要他们向他提供所谓“独家”、不具名的简报,然后他再用自己的方式叙述事件,这令万斯相当烦恼。

尽管他会让别人亲密地称他为“Zbig”,尽管他可以表现得很迷人,但他很快就开始责骂那些敢于质疑他想法的记者。一次记者顶嘴后,他说:“我要砍掉你的头。”

布热津斯基还是一名多产的作家。1983 年,他出版了回忆录《实力与原则》(Power and Principle),写了他在白宫这些年的经历,回忆了一系列比牵制苏联更远大的政策目标。他写道:“首先,我觉得努力增加美国意识形态对世界的影响很重要,(我们要让美国意识形态再次成为)人类希望的载体、未来的潮流。”

2009 年一场关于美国对伊朗战略的听证会上,布热津斯基(右)和另一位前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面前作证。图片版权:Matthew Cavanaugh / 欧洲新闻图片社

他还说,他计划通过更友好的经济关系,恢复美国在发展中世界的影响力。但他也承认,他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那些他觉得受到苏联或古巴占领威胁的国家上。

最近反对入侵伊拉克时,他预言“一个基本上独自决定行动的美国”会“发现它只能独自面对战后要付出的代价与重担,以及海外普遍且日益增长的敌意”。

在 2007 年出版的《第二次机遇 : 三位总统与超级大国美国的危机》(Second Chance: Three Presidents and the Crisis of American Superpower)一书中,他评估了那场战争的结果,批评了乔治·布什(George Bush)、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各自统治下的历届政府,说他们从 1989 年柏林墙倒塌起,就没能充分利用机会,发挥美国的领导作用。他尤其认为小布什的政绩“是一场灾难”。2008 年总统竞选中,他全心全意支持了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四年后,他在《战略远见: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Strategic Vision: America and the Crisis of Global Power)中再次评估了美国的国际地位。在这本书里他辩称,美国在海外的力量愈加强大对全球稳定至关重要,但这要依靠美国培养国内“社会共识和民主稳定”的能力。

他写道,实现这些目标的关键在于缩小最富裕人群和其他人群之间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重组金融体系,让它的受益主体不再是“贪婪的华尔街投机者”,并对气候变化做出有意义的反应。

他说,一个衰落中的美国、一个“曾经出于国家利益和/或原则原因认为某些国家值得保护,但现在却不愿意或不能保护这些国家的美国”,会导致“全球和地区大国旷日持久地陷入充满不确定性、乃至可称之为混乱的重组阶段,没有谁会成为大赢家,只会出现更多的输家”。

布热津斯基在华盛顿和缅因州东北港都有家宅。他娶了美籍捷克雕刻家艾米莉·贝奈斯(Emilie Benes)为妻,除女儿米卡以外还有两个孩子:马克·布热津斯基(Mark Brzezinski)是一名律师,也是前奥巴马政府美国驻瑞典大使;伊恩·布热津斯基(Ian Brzezinski)曾担任美国国防部长。他们目前都还健在。布热津斯基的兄弟莱赫(Lech)和五名孙辈也都还健在。

八十多岁时,布热津斯基还是个很活跃的老师、作家和顾问: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担任外交政策教授,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学者,还常常作为专家评论员出现在 PBS 和 ABC 新闻节目中。

总之,你可以指望他给出强硬的意见,而且他还有分享这些想法的强烈渴望。1994 年,为了解决足球世界杯决赛中如何打破平局的问题,他甚至还提出了一种裁减球员的计划。

他给《纽约时报》的体育编辑写信说:“在平局的情况下,比赛应该进入突然死亡的加时赛,但此时每一队都应该只有九名队员,每个队伍都必须减少两名防守球员。这样的调整可以提高得分的概率,把重点更多地放在进攻型打法上。如果比赛十分钟后还没有哪一方得分,那就每队减少四名防守球员、再继续比赛。”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钱功毅

题图来自 Wikipedia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凤凰娱乐 简介

凤凰娱乐平台资讯网站,为您提供凤凰娱乐平台资讯,凤凰开户,凤凰平台登录,凤凰娱乐官方网站娱乐资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