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应该因为总统的各种麻烦而卖出股票,这里是原因_凤凰娱乐平台科技

上周的一份报道称,特朗普总统(President Trump)试图阻止 FBI 对其前国家安全顾问进行调查。受此影响,美国股票市场出现了震荡,道琼斯工业指数在一天之内下降了 373 点,这不禁使人想起了水门事件所导致的下跌行情。

如果你认为政治正在搅动美国市场,不妨看看巴西吧:在特朗普事件导致美国各交易所出现动荡的同一天,由于巴西上台时间相对较短的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的受贿丑闻遭到了曝光,巴西股市下跌了 10%,交易被迫中止。

在法国,中间派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以决定性优势击败了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这使投资者松了一口气。勒庞的颠覆性胜利很可能会使去年夏天英国决定退出欧盟后的市场反应相形见绌。在所谓的“英国脱欧”投票得出意外结果的第二天,欧洲股市下跌了 7%。

在市场本应继续保持平稳的时期,地缘政治正在导致周期性的市场波动。即使是小额投资者也在猜测政治对于股票和其他资产可能产生的影响。在上周的抛售后,许多人来找我,问我特朗普是否会被弹劾,他们是否应该卖掉股票。

我显然无法回答第一个问题。至于股票卖出的问题,自从大选以来,我的回答一直是否定的——至少你不应该因为总统面对的各种麻烦而卖出股票。

纽约证券交易所。即使是华尔街最著名、最成功的投资者,也很难在今年将政治动荡转变成市场收益。图片版权:Peter Morgan/美联社

看看爆炸性新闻出现后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吧。到了本周三,标准普尔 500 股票指数几乎回到了“特朗普-俄罗斯”新闻被爆出之前的水平。周四,股市收盘时再创新高。

巴西的博维斯帕指数收复了上周失去的大部分点位,目前已经现实了年内的正增长。

在英国脱欧投票后的一个月内,欧洲股市几乎收复了全部失地。今年,欧洲各股票市场也正在不断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市场可能不会受到政治危机的影响

政治危机本身通常不会对股市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伦敦富时指数在英国脱欧投票后很快摆脱了不利影响。美国和巴西的指数在上周国内危机引发的初始震荡之后也出现了好转。

全球市场对近期危机的反应

英国 富时 100

2016 年 6 月 23 日 英国脱离欧盟的投票获得通过。

 

美国 标普500

2017 年 5 月 16 日 有报道称,特朗普总统曾试图阻止 FBI 对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进行调查。

 

巴西 博维斯帕指数

2017 年 5 月 17 日 有消息称,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曾收取数百万美元贿款。

来源:路透社。《纽约时报》制图

 

即使是华尔街最著名、最成功的投资者,也很难在今年将政治动荡转变成市场收益。根据 LCH Investments编辑的年度对冲基金排名,押注地缘政治事件的两家著名全球宏观对冲基金 Paulson & Company 和 Soros Fund Management 去年亏损了数十亿美元。另一家宏观基金、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的Tudor Investment 则一无所获。琼斯最近向投资者表示,他正在进行更大的冒险,转向更具量化特点的策略,以获得更好的表现。

作为业绩最糟糕的对冲基金指数之一,Hedge Fund Research 编辑的一项宏观对冲基金指数从 1 月 1 日到现在下跌了将近 1%,过去 12 个月下跌了超过 4%。同时,标普 500 在 2016 年增长了将近 10%,今年的增幅超过 7%。

InvesTech Research 和 Stack Financial Management 总裁詹姆斯·B·斯塔克(James B. Stack)对于所谓的“危机事件”及其对市场的影响进行了一项研究。他表示,总体而言,“投资者不应该考虑政治事件。从历史角度看,作为一名有经验的投资者,我认为投资者应该直接忽视地缘政治事件,比如英国脱欧或者巴西正在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斯塔克的研究发现,“地缘政治事件可能会引起广泛的恐慌,意外的消息常常会导致下意识的市场反应。不过这类事件往往不会产生持续的影响,相比之下,潜在经济趋势和货币政策更加重要。”

资产管理公司 PineBridge Investments 首席经济学家马库斯·绍默(Markus Schomer)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表示,作为投资期限较长的基础投资者,“我们应该努力不被政治噪音所干扰。即使是投资期限较短的交易员,我也会对他们说,我们看到的事情不会对经济和货币政策产生真正的影响。对于市场来说,经济和货币政策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斯塔克指出,2001 年 9 月 11 日的恐怖袭击发生后,股票价格急剧下降。不过,2000 年科技泡沫破裂后的熊市和衰退迹象当时已经出现很久了。事实证明,2001 年 9 月是一个非常不适合卖股票的时期:到了 2002 年元旦,距离“911”之后 9 月 21 日的谷底只有三个月多一点的时间,标普 500 已经恢复了将近 20%。

距离现在更近的一个例子,是 2011 年对于联邦债务上限的摊牌。当时由于担心政府可能出现债务违约,标准普尔第一次下调了美国政府债券的等级。“股价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下跌了 15%,我们即将陷入熊市之中,”斯塔克说。不过,“当危机得到解决时,股票开始强势反弹”,并在年底回补了全部亏损。

斯塔克的公司考察了 11 起重大地缘政治事件,其中只有两起事件在一周、三个月和一年的时间里导致了市场下跌,它们分别是 1940 年 5 月纳粹对法国的入侵,以及 1941 年 12 月日本对珍珠港的轰炸。其中,珍珠港事件一年后的市场降幅只有不到 1%。

约翰·F·肯尼迪总统(President John F. Kennedy)遇刺事件没有产生明显的影响:一年后的股票涨幅超过了 20%。

地缘政治危机可以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心理造成巨大冲击。目前,与特朗普政府有关的任何事件都还达不到这个标准。不过舆论认为,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主导的国会可能会成功实现有利于企业和股东的税收和法规变化,这种预期是最近驱动股市上涨的部分原因。

斯塔克指出,小企业、总裁和消费者的信心指标正处于或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他表示,“毫无疑问,大选以来,人们的预期出现了加速上涨。问题是,政治动荡能否使这种预期出现逆转”,使人们失去信心,使消费者减少支出。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这方面的迹象”。

斯塔克表示,将现在的情况与 1973-74 年水门事件时期的熊市进行比较是荒谬的,因为当时美国正处于衰退之中,阿拉伯石油危机正在导致油价飙升,通货膨胀来势汹汹,利率也创下了历史新高。可以说,同总统职位风雨飘摇的状态相比,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对金本位制的放弃以及将货币汇率交由市场决定的转变,与股价跳水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

绍默表示,虽然特朗普的许多支出和税收提案无法获得通过,但这对市场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因为美国经济已经处于或接近充分就业的状态,不需要更多刺激。“到最后,经济出现衰退的惟一理由,就是美联储在遇到重大危机的情况下被迫非常迅速地提高利率。不过我现在还看不到危机的任何迹象,”绍默说。

历史为我们提供的唯一建议是,当糟糕的地缘政治消息导致市场下跌时,长期投资者应当买入而不是卖出股票。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当前的下跌不会变成例外情况,也不意味着市场不会由于其他原因得到修正。

不管特朗普总统发生什么事情,美国目前正处于二战以来第二长的牛市周期的第九年;没有一次牛市能够超过 10 年,市场估值正在产生水分,股市迟早会经历另一次修正,并最终变成熊市。

不过绍默表示,他认为牛市不会在短期内结束。“我们今年不会看到 25% 的增长,但是这一轮经济周期非常缓慢、非常稳定,几乎没有不平衡因素,因此我们未来几年将获得 8% 到 10% 的增长,估值的水分也会变得更加严重。”

斯塔克最后表达自己的意见时说:“我们仍然相信美国经济将在 2017 年达到新高,但较低的波动性和较高的估值意味着这不是一个低风险市场,我们不应该在其中投入大量新的资本。”

凤凰娱乐 简介

凤凰娱乐平台资讯网站,为您提供凤凰娱乐平台资讯,凤凰开户,凤凰平台登录,凤凰娱乐官方网站娱乐资讯。

发表评论